疾控中心:无症状感染者不会造成社会层面的扩散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这一阶段可以追溯到特朗普3月11日的全国电视讲话和他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我们终于看到联邦政府尽全力加速大规模检测、提高医疗设备的可用性,并鼓励所有美国人从根本上改变行为以阻止病毒传播。美国也先后对曾在欧洲大陆、英国和爱尔兰旅行的外国人实施了进一步的旅行限制。包括《国防生产法案》在内的各种紧急权力被激活。商业检测很快获批,大规模检测终于成为现实。

目前,加拿大皇家海军的船员们已被命令在哈利法克斯的旅馆隔离两周确保其没有呼吸道疾病,之后他们将奔赴抗疫前线。 大西洋舰队司令贝恩斯在采访时说,隔离两周后,士兵们将会前往海上做好随时需要出动救援的准备,贝恩斯说此举是为了预防更大规模的社区传染,但他并未说明士兵们将会在海上待多久,他表示要根据病毒扩散的严重性来判断。

在当地时间3月30日当天,加州政府就收到超过15万人申请失业。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第三个阶段始于2月底,当时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现出了明显的紧迫感。2月28日,美国疾控中心扩大了检测标准;2月29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允许使用未经批准的检测试剂。从那时起,联邦政府已开始纠正检测制度中的缺陷。旅行禁令扩大到在伊朗旅行的外国人。联邦官员更加一致努力促进私营部门参与危机应对,国会也通过了超80亿美元的补充拨款法案,以促进疫苗开发和治疗研究、紧急远程医疗和准备工作。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实际情况:然而在1月中旬,新冠病毒已明显蔓延到中国以外地区,泰国、日本和韩国等国也报告了病例。1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在美国3个机场对曾赴武汉旅行的乘客进行筛查,但那时病毒已经传播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美国在当时只有少数确诊病例。但几乎可以肯定,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社区传播。

实际情况:尽管检测最终在这一阶段得到扩展,美国的管理部门也坚称已经足够,但可用性仍然非常有限。

实际情况:第二阶段最重要的是,任何有效的应对都将依赖于检测能力。截至2月初,世界卫生组织已向世界各地数十个实验室发送了成千上万的检测试剂。但在发现美国疾控中心试剂有缺陷的至少两周内,其他的替代检测方法要么被忽视,要么被现有的法规所阻碍。

美国政府态度及举动:从1月初首次了解到新冠病毒在武汉传播直至月底,美国政府将这一病毒视为可控的小威胁。他们多次向公众保证,至少在美国国内,美国人面临的风险很低。

实际情况:这有助于揭示为什么3月美国疫情会快速蔓延,确诊病例迅速增加,3月5日破百,11日破千,18日破万,27日超过10万。这也部分反映了美国的检测能力已开始追赶上现实情况。当地时间3月31日,加州州长纽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由于居家令的颁布,导致大量商业店铺关闭,同时造成约160万人失业。